美國總統貝拉克·奧巴馬28日在西點軍校2014年畢業典禮上發表演講(右圖),以較大篇幅為自己“非軍事”特色的外交政策辯護,回應美國國內以及盟友對他在諸多事務上不夠強硬的批評聲。
  對“領導”角色強調
  面對西點軍校大約1000名畢業生,奧巴馬一如既往地談及美國在國際事務中應該承擔的所謂“領導”角色。
  “美國是一個不可或缺的國家。這就是我的底線:美國必須永遠(處於)領導(地位),如果我們不領導,沒有別人會來領導,”奧巴馬說,“我們面對的問題……不是美國是否會領導,而是我們怎麼去領導——不只是保障我們的和平與繁榮,還包括將這種和平與繁榮傳播到全球各地。”
  就這一“領導”角色,奧巴馬闡述4點要素。第一,在美國核心利益受損或民眾生命受到威脅時動用武力;第二,轉變反恐戰略,與恐怖組織尋求立足的國家展開更有效合作;第三,繼續通過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和聯合國等機構維護和強化國際秩序;第四,繼續在全球推銷所謂“民主”和“人權”。
  對“軟弱”批評駁斥
  奧巴馬在演講刻意突出“非軍事”特色的“領導”角色,被外界解讀為針對外界指責他“軟弱”的反駁。
  奧巴馬解釋,美國在面臨核心利益受威脅時會動武,但在應對一些全球關註、卻不直接威脅美國的危機時,“軍事行動的門檻必須更高”。
  同時,奧巴馬還羅列了他保持剋制所取得的“成果”。比如,他雖然沒有下令對敘利亞動武,但這種威脅已經促成敘利亞與國際社會達成銷毀化武的協議;美國與伊朗的核對話正取得進展,雙方有“非常實際的可能”達成十年來首份突破性協議;儘管面臨俄羅斯威脅,烏克蘭總統選舉的獲勝者仍然是立場親歐美的企業家。
  “這就是美國的領導力,這就是美國的力量。”奧巴馬說。
  不提“亞太再平衡”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這次闡述餘下兩年多任期外交重點的演講中,奧巴馬沒有一個字提及被視作他外交重點的“亞太再平衡”戰略。
  美聯社報道,或許是將主要精力集中於回應批評聲,奧巴馬從更宏觀角度闡述美國在國際事務中承擔的角色,從而沒有提及“亞太再平衡”。從現實角度講,敘利亞衝突、伊拉克暴力形勢、美伊核對話、巴以和平進程以及烏克蘭危機,都從一定程度上沖淡了奧巴馬政府對亞洲戰略的關註度。
  不過,奧巴馬還是對亞洲事務略有提及,或許給美國的亞洲地區盟友帶來些許寬慰。他說,地區爭端如果最終影響到美國盟友,“不管是烏克蘭還是南中國海,或者世界其他地方”,都可能會招致美國的軍事行動。
  奧氏演講難服眾
  美國《華盛頓郵報》報道,奧巴馬及其助理先前已經零碎闡述過這次演講中的不少觀點和主張,如今只是將這些內容“揉”成一篇連貫的外交政策展望。
  對於奧巴馬“非軍事”選項的辯解,不少批評者顯然沒有被說服。
  位於華盛頓的美利堅大學國際關係學教授戈登·亞當斯認為,奧巴馬所說的話言過其實,已經超出美國力所能及。
  “我們(美國)應該是不少問題解決方案的一部分,但在這個快速變化的世界,要讓我們相信我們能通過武力或者善意解決這些問題,只是一個神話,我們再也沒有這樣的能力了,”亞當斯說,“這不是美國的衰退,而是全球系統本身的再平衡。”
  徐超(新華社特稿)
  徐超  (原標題:辯護奧氏“柔弱外交”)
創作者介紹

考試

qsphwg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